九月绿

凛绪过激不拆不逆

【凛绪】反常现象

朔间凛月最近几天的状态似乎不错。自己有好好的起床上学,白天的睡眠仅仅在下课与午休的时间。上课虽说还是趴在桌上,但眼睛竟然是睁着的,看上去是在好好听课。有精神应该是件好事,但发生在一直以来都慵懒无比的凛月身上,就太奇怪了。

衣更真绪最近几天状态特别不佳。上课时常常走神,练舞时做错动作,处理工作时也出了几次岔子。唯一精神的时候是在面对副会对他的说教。不过这对衣更真绪来说可能算是好事,因为这种状态让有麻烦事想求他帮忙的人不好意思开口了。

真绪知道自己状态差的原因。他觉得凛月实在是太反常了。每天叫凛月起床,背他上学,和凛月每天的赖床撒娇在真绪看来已经是像吃饭那样必不可少的事了。而这种平衡在几天前却被打破。“哦呀,是吾辈弟弟的好朋友啊,凛月今天已经去学校了哦?吾辈还以为是你今天不来他才这样的呢。”朔间前辈开了门,说出了这样的话。?!晴天霹雳。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

凛月终于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真好。

才怪。

那家伙明明一直说自己是吸血鬼,明明在白天一直没有精神。明明是他让自己患上尖端恐惧症,明明是他一直靠上来黏糊糊的叫着“真~绪”“真~绪”的。自己是被讨厌了吗,是不被需要了吗,还是,这两者都有?真绪很慌乱。自己可是个大男生诶,怎么像个女孩子一样想这么多。都怪凛月的反常,真绪想。

但真绪是那种将真实想法憋在心里的人,所以活的很累就是了。他很想当面质问凛月为什么疏远他,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有时上课感受到凛月有意无意投来的目光,自己便会及时躲开避免对上。

这两个人的变化周围的人都察觉到了。但他们将其归咎于“一直腻在一起的小两口因为琐事而引发的冷战”,认为没过几天他们又会恩恩爱爱了,单身的他们表示要一脚踢翻狗粮就没有过度关注。

“你应该先处理好自己的私事再来工作。”想着副会长的说教,真绪懊恼的趴在学生会的办公桌上,脑子乱作一团。

咚咚咚。“啊,请进。”真绪连忙支起身子,害怕面临下一场说教。然而映入眼帘的是一头黑发。

“你怎么……”

“真~绪已经三天零四个小时没有跟我说过话了,为什么一直躲着我?”凛月看上去气鼓鼓的。

……原来才过了三天时间吗,我已经度日如年了,真绪想。还有,是你先躲着我的吧。

“为什么不敢回答我,真~绪难道在外面有别的男人了?!”

“明明是你先躲着我的……”恶人先告状。

“那你就可以在外面找其他男人了吗!”

?等等重点不对啊。“我没有啊……明明是凛月先疏远我的……”

“疏远?我怎么可能会疏远真~绪?”凛月挠了挠头。“是因为我最近几天自己去上学没有陪着真~绪,真~绪寂寞了?对哦,真~绪是很容易寂寞的人呢。”凛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无法反驳。凛月是在追寻光明吧,自己或许是将他从黑暗中拉了出来,但凛月也因为眷恋自己的温暖而停滞不前了。自己对凛月的占有欲对他来说更多是束缚吧,真绪低下了头。心也一沉。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为了真~绪啊。”凛月在书包里翻翻找找,拿出一本漫画递到真绪面前。真绪不懂了,歪了歪头表示疑惑。

“明明是真~绪让我看的啊?这部漫画的男主平时成绩很差,女主是班长,为了班级集体成绩就对男主说如果考试能超过自己便答应他一件事,男主因为想和女主在一起便拼命的学习。我也在努力哦?真绪没有看出来吗。还有后面他们同居后男主很霸道来着,各种地方都做……”

“打,打住。”真绪想起来了。那天工作特别多,真绪正忙的焦头烂额,凛月在旁边一直要膝枕啊和各种过分的事,真绪实在受不了就随手递给他一本漫画看,让他好好学着别人谈恋爱别来打扰自己。不过真绪没有想到的是拿了一本小黄漫给他,还有这本的套路已经烂大街了,正常人应该都知道的。哦对了,凛月不是正常人,是吸血鬼。

不过,凛月的反常行为是为了自己啊,真绪想。嘴角不经意的勾起了弧度。

“真~绪的笑容好蠢诶~”

“才没有……既然你这几天都自己起床了,那我以后都不用去叫你了吧?”

“诶~绝对不要。都怪真~绪,老爷爷我这几天睡眠不足,以后我要全部补回来。还有我可不想再用闹钟了,它实在是太差劲了,一直响着,不按就不会停掉。还是真~绪好,会用可爱的声音叫着凛~月,凛~月,但真~绪也有不足的地方,就是没有早安吻,没有鼓励的老爷爷可是起不了床的哦?不过这个很容易做到吧~像公主那样把王子吻醒,我可是很期待的~”

“可以吐槽的地方太多了让我都不知道先说哪个了,先说明我可没有用过那么恶心的叫法叫过你啊。而且是王子把公主吻醒的吧,没有经过同意的话可算是性骚扰哦?”

“可是我一百分的同意真~绪吻我哦~?”

“……那我试试。”

“欸?!”

“欸……?”

“真~绪真是大胆呢~是因为对色色的东西很感兴趣的原因吗?”

“……我不要做了。”

“不可以。真~绪明明答应好了的。如果害怕没有经验~?那现在就来练习吧~”

“?!唔……”

评论

热度(46)